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悦榕湾社区网

查看: 25|回复: 0

一个女人的老去

[复制链接]

3897

主题

389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059
发表于 2018-11-30 12: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女人的老去
  

  一个女人的老去

  ——颜色

  

  

    

  她在镜子里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皱纹。它们在眼角隐隐散开来,每一根都要比线细,光线照在上面,绘出一些不易觉察的阴影。是这她第一次照镜子照得很惶恐,她把头发放下来,披开来,小小的波浪,挡住了身后的光线,镜子里的脸,于是只剩下一个阴影。

    

  她忽然有一点想哭的冲动,可是却哭不出来,她在房间里来回地走过来,走过去,在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四面空荡雪白的墙壁和冰冷的家俱,她几乎可以感觉到,时间就在这阴冷空荡的房间里一丝丝一缕缕流走,她还没有傻到要伸手去捉它的程度,但是,她的聪明于事无补,她的脸已经笑不出来了。她不愿意让自己的脸上再做出任何表情,因为她觉得,只要脸上发出一丝笑意,那眼角的皱纹也会跟着笑起来。她想起她的奶奶,笑起来的样子,深深的皱纹,好象用犁犁出来的。

    

  她坐回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烟的薄荷味,让她的肺腑深深一凉,这凉凉的感觉,仿佛可以渗到心里去。在这个瞬间,她才终于发现,自己对许多事情无能为力。

    

  她想起从前,她的肌肤光滑如玉,如果蚂蚁爬在上面,也要滑倒。走在大街上,她的头胪总是高高扬起,她的胸脯总是骄傲挺立,在阳光下,长发飞扬,她和她雪白的裙子,永远是人们眼里的一个亮点。

    

  她想起从前,她的男人们,就象一群勤劳的蜜蜂,整日里围着她忙碌个不停。她喜欢过很多人,很多人喜欢过她。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发出娇艳的颜色和气息。那时候,她想去西藏,看一看那片深蓝色的天空,想背起行禳,象三毛一样四处游逛。她要她将来的爱人和梦中的一样,完美无缺,潇洒倜傥。

    

  她想起从前,仿佛还是昨天,她希望她还能以为这些都还是昨天,可是刚才镜子里的皱纹已经告诉她,这一切已经比较遥远。她坐在沙发上,和往常一样,在脸上敷满昂贵的面膜,白色的面膜让她看起来,象一具骷髅。她在眼睛上盖上两块橙片,穿着睡衣,慷懒地靠在沙发上,听着电视里发出肥皂剧或广告喧闹的声音。这个时候,她的男人,一定非常忙,她打个电话过去,听见电话里说,对方已关机。

    

对于白癜风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的医生北京  闭上眼睛,她的世界成为一片灰色。她不愿意揭开眼皮上的橙片,她还对橙片与维生素E抱有一丝幻想。她想象着,某种不可知的营养素饱含了回春的力量,正从橙片和面膜中缓缓的渗入她的肌肤。她闭着眼睛,感受脸上那点点残余的凉意,她希望自己能在这样的感受中睡着,醒来后,可以忽然发现,自己才刚满十八岁。

  瘦人的父母也很瘦  

  她这样想着,想法幼稚得让自己想笑,可是她终究没有笑。她怀疑,从此以后,她还会不会再笑了。

    

  她打不通自己老公的手机,就拨通了另一个男人的手机。她对他说,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她选择了一间茶座,与那个男人相对而坐。他们之间燃着一点烛火,昏黄的火光在空调的气流下左右摇摆,不足以照亮她的皱纹,她的自信仿佛又重新可以拾回一点。她和他的眼睛映着烛火隐隐约约的闪烁。她伸出手去,捉住他的手,她说,我的手有点冷。

    

  在一间豪华单间里,她抱住了他的身体,他年轻火热的身体,抱上去,就象抱住了一盆炙热的火。她说,我要你。

    

  她说我要你的时候,忽然想起,在很久很久以前她从来不会我要你,从来都是别人对她说我要你。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我选你”。今时不同往矣,原来时间真的可以磨毁一些东西,一个女人的矜持只是一个经不起磨损的笑话,说说而已。现在她要他,她要他的热情,也要他的身体,她说,我要你,可是她不知道,这一个此被她抱着,也正在抱着她的男人是不是也要她。这是一个令人惶恐的问题,她不愿意去想,她将双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将唇凑到他的嘴前,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轻轻的冲击在她的脸上,她的上唇离开了下唇,将舌头传递到他嘴里,她要让自己的大脑冲血,没有空去想任何东西。

    

  可是,她终于哭了,她一把推开他的身体白癜风与类似病症的区分?,抓起衣服冲进卫生间。答案已经有了,他不想要她,她几乎可以从他的眼里看出冰来。她将卫生间的门反锁起来,伏在镜子前拉泣。她没有卸妆,眼泪在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混浊的痕迹。她打开水,掬起一捧,使劲地搓脸,用很大的力,直到皮肤也被搓痛了,才停止下来。她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脸,粉和粉底被洗掉一些,水痕好象泪布满了脸庞,明晃晃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也照在她的皱纹上,那是一个烙印,无论如何也洗不去了。她已经是这样子,也许她不该怪他,如果她是一个男人,也不会喜欢一个有皱纹的女人。她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左看看,右看看,心渐渐平静下来。她觉得起码,自己不该再冲动得象一个小姑娘。

    

  她重新穿好衣服,收拾整齐,重新走出来,本来,她还想对他说一声对不起,她还想开玩笑说,可能是我更年期近了,所以脾气特别坏。必竟他们已经认识几年了。她相信,他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

    

  等她完全走出来时,才发现自己的这番蕴酿纯属多余。他已经走了。房间里空空荡荡,泛着一股潮潮的气息,就象她的家一样。

    

    

  她已经记不清从何时起,她象他的老公一样,偶尔会和一个陌生异性发生一夜情。或者和那么一两个人保持暖昧关系。

    

  她只记得她喜欢桃花,从结婚以来,那只高颈的水晶瓶里,已经盛开过七次桃花。每次桃花绽放时,她都会将鼻子凑上去,深深地嗅一嗅,再深深地嗅一嗅。每回这样,她的老公都会凑趣说,人面桃花相映红,桃花没有人面红。他说过,恨不能一口将她吞进肚子才甘心,她说为什么呀?他说,只有这样才能天天守着你,天天和你在一起。当时她还留着刘海,这种时候,她会开心地把它们撩开眼睛的附近。她的手臂被他吻过了,她的唇被他吻过了,她的身体被他吻过了。他怎么也吻不够。她的老公,很富有,很年轻,很英俊。那时候,她相信,如果在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爱情,那么这份爱情就在她的手心里。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一个幸福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是她自己。

    

  这一切,直到她的手臂,她的嘴唇,她的身体被他吻过无数遍之后,在一个独自醒来的早晨,她忽然发现,他的嘴唇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她的身体。她甚至已经记不起,上次他吻她是星期几。她终于发现有些事情就象一个梦,总是在你毫无察觉的时候就到终点,当你惊觉时,它已经走得很远黑龙江有多少家白点风医院很远。四月过去了,桃花开过了,花瓣经过了最灿烂的时刻,总归要凋零。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街角的一辆车里钻出一个熟悉的背影。这个背影圈着另一个女人,女人很年轻,就象她年轻时那样的年轻美丽,女人的头高高扬起,胸脯骄傲的挺立,就象一只轻佻的蝴蝶紧紧粘着她老公的背影,她头脑微微一热本想走上前去,可是两条腿仿佛被钉在水泥地里,她躲进一个拐角,咬住嘴唇,她手上的骨节因为用力而发白,她自己冷静一点。其实她已经没有什么激情,足以让她冲上去前。她终于决定不让他发现自己,这样尴尬的场面,她不想看见,他也不想看见。他们已经是成年人了,不愿再干这样伤和气伤感情的事。直到他们又走了,她才重新从包里翻出小小的化妆镜,取出唇膏,补好被咬掉的红色,重新走出去。

    

  她回到家里,走到巨大的立镜前,把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又一件一件抛在地上,她的手在身体上轻轻摩挲,这一具曾经让男人发狂的身体,在灯光下已经不如以前那样细腻,她看见自己的,在镜子里发出晦暗的颜色,虽然当指尖经过它时,它还会象从前那样挺立。她想起很久以前,老公将它含在嘴里,疯狂吮吸的情景,就象一个待哺过久的孩子。想到这里,她笑了,皱纹在她的眼角浮现出来,她想,也许要不了多久,她便会象她的奶奶,眼角的皱纹仿似被犁犁出来的。可是有什么关系,有些事情终究无法回避,她终于懒得再理。人有一天,都不得不只剩下回忆。

    

  她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拾起来,叠好,放进衣柜。穿上她的睡衣时,她发现,桃花的花瓣已经谢尽,她走上前去,深深地深深地一吸,已经没有香气,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她将它留在花瓶里,让它占有一个水晶制造的花瓶,坐回她的沙发上,在时钟滴答答的声音里,重新点燃一支烟,深深的抽上一口,袅袅的淡蓝的烟雾从她嫣红的嘴唇里吐出来,透过它,看着这枯干的花枝,让她觉得,看到它,就如同看着自己。

    

  END

    

    

    

  颜色作品

    

    

  

  联系方式:(Email)anthemmm@163.com|(OICQ)17143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悦榕湾社区网 ( 京ICP备16011637号  

GMT+8, 2018-12-11 19:07 , Processed in 0.04981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