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悦榕湾社区网

查看: 2|回复: 0

往事成因

[复制链接]

455

主题

455

帖子

146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62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往事成因












<共计2925字>

  

  曾经的遗憾,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化成了感动,此篇送给曾经与我两次擦掮而过的年轻大学生!

  

  往事成因

  ——冬日雨荷

  

  

  尘封的记忆一旦打开,就像我们水库的泄洪闸一样,流量太大,一泻千里,拦也拦不住。

  这段时间的我,一直活在过去的记忆中,就像至身于空旷的电影院里的观众席上,影幕上主角也只有我一人在那里唱着独角戏。

  多雨的冬季才刚刚开始,心绪却如丝雨绵绵不绝。本以这个冬季可以美丽,确不成想会成为永恒的记忆。记忆又将被尘封,等待天空在露淡蓝的晴;在来年早春第一缕阳光照进时,打开冰封的日记。原来冰封已久的记忆里,透出淡淡的清新空气如绿,爱曾给我留下的不仅是伤痛的记忆,更多的是美丽心情,像一面深邃的风景,记载着深爱过他却受伤的心,丰富了我人生的记忆。

  想起今年夏天时,我们一家人出去旅游。记得我们在周庄附近有一座寺庙,导游将我们转给一个在佛学院就读的学生,让他做我们的临时讲解员所讲的几句话,想来真是精辟。

  我已经忘了寺院叫什么名字,据说当年乾隆爷就到过此地游玩,且题字为证。

  一路上,他教我们应该如何以正确的心态和姿势走进寺院。尽管有很多的人都感觉认为他好别扭,但是看得出大部人还是一心向佛的,尽量配合他。

  当他带我们走进寺庙的正门时,在大厅的神像下站住,让我们所有的游客围成了个半园,以他为中心,双手合十伸向头顶,以九十度的直角向下深深的对着佛祖的神像鞠了三个躬。

  然后站走身开始了他的演说。

  他说;当年乾隆皇帝来到这个寺庙,前后走了几趟,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说为什么这若大的寺庙里没有一个和尚呢?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我们大家才发现,真的,从进来到现在一个和尚也没有,看见的都是穿那制服的工作人员和那些佛学院的学生们。

  他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心北京治疗白癜风去哪个医院

  其实很简单。人生在世无非一个缘字,世人都是与佛有缘,缘深缘浅要看各人造化。缘浅就擦肩而过,好比路上的行人,同车的乘客,就象我和你们一样,结束这场讲解后,我们还会形同陌路;缘深的可能会成为同事、朋友甚至于亲人。这一切皆都与佛有关。一切都只不过一个因果关系;在因果循环中,善有善果恶有恶果,善恶自有定数,一切皆在与佛缘之间。

  佛家俗语太多,我还真的记不住,只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不过是缘字。

  说起擦肩而过,让我想起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情。

  那是在九三年的国庆节,梦雨只有四周,那时的我也很年轻。因为年轻时就比较喜欢跳舞,基本功也不错,可是到了自己有孩子了却教不好。山区条件太差,没有少年宫,我就和在淮北的姐姐联系好,送她去那里的学习舞蹈。

  我一向很独立,带着孩子出门我也没有胆怯的心。我们去合肥坐下午四点五十分的火车。那天真是奇怪,车上人特别多,原来我也常坐都没有这么多人的,那天车箱里挤满了男女老老少,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仔细看看,还是学生多,这才想起今天是国庆节,学生放假回家都在这一天,心里后悔不该赶在今天凑热闹。好在梦雨从小就特别乖,虽说人多,她显得有点害怕,可是还是忍住没哭。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小伙子,是学计算机的。一路上都在看着专业书有关白癜风,偶尔间抬头看着我们母女,露出怀疑眼神,可能感觉到我很年轻不象个母亲的样子吧,后来还是开口问了我。就这样,我们聊了几句,知道他是合肥一所大学的学生,学计算机专业的;当时他告诉我是什么学校了,可我没往心里去。他问我这个小姑娘是你的孩子吗?我很骄傲的说,是呀,怎么啦,长的不象我吗?确实女儿长的就不象我,他说不是不是,你太年轻了大姐,不象结过婚的人呀。我笑了笑

  我很少和陌生人说话的,即使他是个学生,我也如此,寒喧几句,也许他看我的态度很冷淡,也就不在说话,继续看书。必尽路上要有好几个小时呀,天渐渐的黑了,人太多吵闹的很。梦雨已经有点不耐烦了,终于张开嘴巴哭了,我就只好哄着她,可是她要小便,你说怎么办?车箱里人已经挤的不能动,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你走路,如果我带着她去厕所,我的行李怎么办?这时,对面那个小伙子看出我很着急的样子,就说:“大姐,如果你要放心就让我带她去厕所吧”,我当然不放心,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大学生呀,可是梦雨一直哭,我也没办法,就只好拜托他帮我照看一下行李,还是我自己带女儿去。

  九点四十分火车进站了,比平时晚点了十多分钟表,我和姐姐他们说好在车站出口等我们。你试想一下,那么多人一下子挤到门口,我还带着一个四岁的孩子,如果和他们一起挤的话,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怎么说呢,可能还是世界上好人多吧。车停了,我抱着梦雨继续坐在那里不动,想等着人走完了才下车,可她高低不愿意,吵着要走,我只好站起身,准备把行李背在肩上,再抱着她,这时那个大学生也站起来对我说:“大姐,我来帮你抱孩子,人太多你一个挤很危险,我送你们出站吧”,我怀着感激的心情接受了。车站门口,人山人海,从没见过淮北的车站里有过那么多的旅客,那天,就是那个大学生平安的把我们母女送出车站门口,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把女儿才放了下来,然后说:“大姐,你们就在这等着接你的人吧,我还得赶班车回家呢”,我连忙问:“你不是淮北市人啊”,这时他已经转身走了好远,听见我问话,他说:“我是萧县的”,一声谢谢也没说。

  想着我对他一开始就没有持有好的态度,心存愧疚,看来人家是个真正的大学生,我没有理由怀疑的人品,可是说什么也迟了,连个姓名也没问,让我遗憾了好久。

  家里人知道这事后,都数落我的不是,说我不应该不相信人,好人坏人不分,我想这也不能全怪我吧,好坏谁的脸上也没有写字呀!

  这也就是我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事情很快就过去了。

  梦雨也终于因为离不开我而放弃了留在淮北学习舞蹈,失去了这次机会,她到是很后悔的,说我当时为什么不能狠狠心把她留下呢,也许她还是快跳舞的料,谁知道呢,世事难料。

  事隔一年吧,我已经渐渐的将这件事情给忘了。第二年的夏天,我又带着梦雨还有我的妈妈和我姐姐的儿子一起去淮北玩。

  这次我们坐的是空调车,坐在下层与上层之间的过道上,正好有四个位子。火车已经开动了一会,梦雨有点晕车,我让她一个人躺在椅子上,我就站在她的旁边和妈妈聊天,我想我的声音应该不算太大吧,我说话一向如此,不高声喧哗也不会细语温柔,可是偏偏就有人记住了。有人在叫我,应该是叫我的吧,一个小伙子已经走上了台阶,嘴里还在喊着:“大姐,你还记得我吗”?我回地头去看着这个陌生人,一年不见,好象长高了不少,可中科让您寒假告别白癜风是脸上的模样还依稀可以看出那似曾相识的感觉,突然间我才反映过来:“哇,是你呀,你怎么还能认出我呢”,他说:“我在下面听见你说话,感觉声音好熟悉,可是又不敢确定,就多听了一会,确定是你,我才敢上来叫你的呀”,我太高兴,连忙向我妈妈介绍这个好心的大学生,然后叫醒梦雨,问她还是否记住这个哥哥,除了感谢就是谢谢,原本想好如果有缘再见,一定要他叫什么名字,好好谢谢他的,可能由于太激动再一次忘记了问他的姓名和地址。

  人生也许就是如此,在茫茫的人海中,同时能和一个陌生人擦肩而过两次,不能说不是一种缘份!

  也许这件事会成为我终生的遗憾,也应验了佛学院里的那个学生所说的话“缘深化缘浅看造化”,我和他就是那种与佛有缘可只限与擦掮而过的那一种,“人生何处不想逢,相逢何必曾想识”;是的,我一直都没能再次见到这个曾经帮助过我和女儿的有缘人,但愿今生我也能向他一样的去帮助需要我帮助的人们,以解前缘!

    

  

  联系方式:(Email)feixuewengyu@sina.com|(ICQ)3316843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悦榕湾社区网 ( 京ICP备16011637号  

GMT+8, 2018-11-14 23:46 , Processed in 0.04404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