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悦榕湾社区网

查看: 12|回复: 0

一只狗

[复制链接]

1039

主题

1039

帖子

325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53
发表于 2018-10-9 05: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只狗
      
   
    梅莹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心神不宁的看着电视。天渐渐的暗下来了,金鹏今儿来不来呢?“秀儿,秀儿。”梅莹冲沙发的一角喊着。一只京叭,摇头晃脑的,眨巴着小小的狗眼睛,慢慢地向梅莹走过来。“来,宝贝,妈妈抱。”温顺的京巴和梅莹一样慵懒的睡进了梅莹的怀里。小小的狗眼睛,时不时地翻拉一下,长长的舌头也会偶尔伸出来,舔舔自己扁扁的狗鼻子。屋里除了电视里的声音,就剩下梅莹和狗的呼吸声了。
    “破电视,净瞎掰,不看了。”梅莹气鼓鼓的,但有一点,她的气不足。“秀儿,杨树掉吊吊儿啦,过不了几天,绿叶就长出来了。”梅莹用薄薄的朱唇,一遍遍亲着温顺的京叭。狗儿被她揉搓的喘几声粗气,但就拗不过主人的激动和可怜的孤独,哼哼唧唧一阵,低眉耷拉眼,慵懒无奈的用小舌头,舔几舔梅莹光滑的脸。“你个坏蛋,咋不高兴啊,啊啊,你也学会装假了,连笑都那么假。你看你这身懒骨头,明儿我就不要你了。”梅莹显然是气愤了,不停地用手拍打着京叭的头部和身体。小京叭委屈的退缩着,匍匐下自己卑贱的身子。鼻孔里虽也放射出了一点点的愠怒,只是不足以招致主人的怀疑,加之不断的摇着粗粗的尾巴,又现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所以,才没有招致主人更猛烈的拳头。终于感到从心到外疼痛的时候,也只是龇龇牙,汪的叫一声。梅莹最见不得秀儿这样了。“你冲我龇牙?我管你吃,管你喝,管你住,你不就是陪我耍耍吗,难道你还想当主子不成?不要脸的东西。”小京叭侧着头,彻底隐去了一切的傲气,温顺的任由梅莹打骂。梅莹似是感到了狗的卑怜,狗的眼角儿似是有两滴似滴不滴的清泪,顿时怜从心生。“妈的心肝儿,妈的宝贝儿,妈的小可怜贱儿,妈咪错了,妈咪不打你了,妈咪要和秀儿好好过日子。”说到动情处,梅莹自己竟哭泣起来。
    终于,盼了许久的电话响了起来。“秀儿,妈咪接电话啊,准是你爸来的。喂,噢,知道了。”梅莹气呼呼的摔下电话。“暖气费,烦死了。催催。又死那个家去了,跟她热乎去了,连看都不看咱们了,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呀。不行,我得找他。”梅莹怒冲冲的摁着手机上的数字。“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梅莹啪的把手机仍在了沙发上,自己也顺势倚进了沙发里,心不在焉的看起了电视。小京叭站在沙发边人不养谁会来,眼巴巴的瞅着主人,想得到一句半句的温存,却连爱恋的叫骂都不给了。默默的眨巴着可怜兮兮的小狗眼睛,摇着粗粗的尾巴,卑微的趴在了地板上。短短的嘴巴舔着脚上挓挲的狗毛。
    梅莹眯着眼,像是睡着了。其实她一点困意也没有,她浑身上下都是气。和别的女人共享一个老爷们儿,这样的日子真他妈不是人过的。什么光明正大的事都不能干。不能去他们家,不能到他的单位,不能会朋友,我跟秀儿有什么区别呢?宠物。梅莹这样气鼓鼓的也不是千八百次了。只是,她陷得太深了。她想得到金鹏的全部,但是,除了这房子,金鹏给她的真是少得可怜。她只是一只金鹏豢养的京叭。
    当第一缕晨光照进来的时候,梅莹伸着白白的臂膀,张着小巧的嘴,打着哈欠。小京叭站在床下,歪着头,轻摆着脑袋,注视着主人。“宝贝儿,怎么下去了?尿尿去了?上来,上来,妈咪亲亲。”小京叭哈巴着小腿儿紧摇慢跑得窜上了床,摇头摆尾得钻进了梅莹的怀里。“乖呀,妈的秀儿,乖宝贝儿。”梅莹狠劲的亲着小狗,小狗也激动得用舌头舔着梅莹手和脸,并且用身体紧贴住梅莹的身体,撒着娇。狗的温暖和太阳的光芒,驱散着梅莹内心的烦恼。孤独的睡眠,使梅莹患了神经衰弱。小京叭的温顺,使她感到了许多欣慰。“妈咪给你也找个伴儿?你是不是也想找个老公啊?呦,脸红了?害羞了?没事,都这样,唉。”梅莹长叹着。小京叭像是听懂了,立时竖起耳朵,昂起脑袋,静静地聆听。梅莹还要讲什么,京叭却疾速的从她手里挣脱,几步蹿到门前,汪汪的叫起来。“秀儿,秀儿,干什么呀,大清早的,快回来呀,回来。”小京叭不理睬梅莹,第一次失去理智的不听主人的召唤,依旧汪汪汪的叫着。“别管人无花果叶怎样治白癜风才有效果家,邻居家有事儿,你瞎掺和什么,快回来。”梅莹从床上下来,慢慢的穿着衣服,边穿边欣赏着自己修长的身材。骨感人,回头率蛮高的。窃窃的笑掠过梅莹的眼角。
    “嘭。”一声极响的砸门声,震荡着整个居室。小京叭更加狂烈的吠起来。汪汪汪,不停的向门边窜跳。梅莹的心咚的一下,几乎从嗓子眼儿蹦出来。“梆梆梆。”连踢带踹的砸门声。京叭暴跳着,冲着门外怒吼着。梅莹的手哆嗦着,她在想怎样对门外的人出手。
    “臭婊子,开门。”终于来了。梅莹冷笑一声。“该来的总会来。”梅莹咬住下嘴唇,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挑明了。结束不明不白的生活。”京叭还在那里边凶狂的窜跳,边怒吼的汪汪着。“别叫了,你妈的,烦人。”狗听懂了,不叫了,哼哼几声,气不忿的躲在梅莹的身边,小声的汪汪着。外边也听到了,声音却提高了一个八度。“小骚---------。”一串极难听的汉字组合,从门外边女人的嘴里喷射着,像燃烧的,点燃着梅莹的怒火。她一把拉开门,还没等她张嘴,门外的两只手抢先伸到了她脸上。梅莹的头发被拽住了,梅莹奋力反抗,反击。两个女人,因为一个男人,不要命的肉搏着。狗儿像是感到自己主人吃亏了,不顾一切的怒发冲冠起来,冲着那女人的两腿一口一口的撕咬着。那女人真是气极了,嘴里不停的骂。“小母狗,-----------。”难受之类的,不雅的语言,不间断的从她嘴里蹦着。用脚狠命的踹着狂怒的小京叭。狗儿却毫无退缩之意,来来回回的搅在两个撕扯着的女人中间。那女人的腿显然是被京叭咬破了,鲜红的血顺着裤脚流出来。温顺的狗儿,却还在疯狂得向她进攻着。梅莹因此少吃了许多亏。被小京叭绊住的女人,被梅莹很是挠了几把。但是,狗儿毕竟只是狗,更何况秀儿只是一只宠物狗,狗小力微,难以让撕扯主人的那个女人放手。阳光也并不因为这两个女人的恶骂撕扯而萎颓,它让梅莹的床慢慢的温暖起来,红的被子,在阳光下,释放着刺眼的光芒。
    两个女人的斗骂以及狗儿的吠叫,致使楼道中厚重的防盗门,轻轻地拉开了一条小缝,一家半户还开的挺大,人们在细心的听,慢慢的品,为自己回到单位中,搅在朋友中时,讲花边新闻,编肉麻故事,进行着现场偷听。为什么是偷听,因为没有一个人站在楼门外。即使没推开门的人家,那猫眼儿后边也一定会有人在静静地听,并且还会教导自己的男人,看你敢去找小蜜,到时我闹得比她还凶。就在这时,金鹏噔噔的跑上了三楼。开着的门儿,一扇扇,吱儿的关上了。金鹏从楼底下就听到了两个女人的恶骂和狗儿的吠叫,当他看到一扇扇楼门在他的脚步声中,慢慢的观赏时,他知道,人们在欣赏一幕活话剧:二奶和大奶。他有意的放慢了脚步,心中的怒火就像母亲乡下灶膛里燃烧的木柴,在风机吹拂下呼呼的燃烧着。金鹏尤其恨秀儿,一只狗,你掺乎什么劲儿,你管得了吗?自作孽不可活。刚才还关着的门,在金鹏跑上去之后,又慢慢的开开了。于是,人们听到了啪啪的耳光声,随后就是狗儿的惨叫声。紧接着就是闹事的女人   梅莹捂着肿起的脸,呜咽着。这张脸,平时是金鹏亲了又亲的。今儿他怎么就下起了狠手。地板上除了杂沓的脚印,还有撕扯下的长发和狗儿咬伤那女人的腿,流出的斑斑血迹,有些被两个人的脚步搓成了一片片的形状。狗儿嗷嗷儿惨叫着。孤惨的主人和受伤的京叭,一人一兽在充满阳光的屋子里,哀号着。梅莹似呆傻了一般,眼直勾勾的望着窗外的天空。她怎么也不相信,和自己海誓山盟的情人,到关键的时刻,为了家,为了自己的乌纱帽,竟凶狠得打了自己耳光,狗也被他踢的只剩下喘气儿的份儿了。梅莹的心像山泉一样,汩汩的流着悲愤的血。“秀儿,秀儿。你怎么样了,秀儿,你怎么那么傻呀,看见他来了,你还不跑远点,他那么大的脚,踢着你就够你戗的。”梅莹蹭到狗儿的身边,伸出手抱住狗儿。京叭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温顺的往梅莹怀里钻。梅莹抱妇的食也关宝的康得越紧,狗儿叫得越声高,越悲惨。梅莹明白,秀儿是被狠心的金鹏踹的受了重伤,也许会因为自己而悲伤的死去。想到这里,眼泪像珠子般,从梅莹秀气的眼中流下来,滴在了嗷嗷叫着的狗的身上。京叭呼呼的喘着粗气,嘴里吐着血丝,不停的哀叫着,眼中含着悲愤的泪水。“该死的,平时也是肉啊肝儿的,真下得去手。秀儿,妈咪带你去看病,你要挺住啊。”梅莹搓弄着狗的耳朵。
    梅莹找了一个纸箱子,轻轻地把稍稍平静下来,但依旧轻声哼叫的秀儿放进去。眼里滴着泪,把纸箱子抱在胸前,打的去了西大寺的宠物医院。狗微闭着眼,全身象瘫了似的卧在箱子里,两只眼睛里起了一层细细的蒙,并有少许的液体,一定是因疼痛流下的泪滴。秀儿像是知道主人的悲愤与哀怨,尽量克制自己,不使声音过大,以免引起主人更多地担忧与哀伤。秀儿卷缩着,每隔一会儿便睁开眼瞄瞄梅莹,看见还在抽泣的主人,便柔和的呜呜两声,似在劝慰梅莹:没事,别着急。梅莹爱恋的安抚着秀儿。忍一会儿,就到了。箱子楼抱在胸前,像是一个温馨的摇篮,狗儿似是梅莹的宝贝般是不是白癜风只能吃治疗,牵扯着这个走进爱情场的妇人的心。
    秀儿的肋骨骨折了。医生说要静养,开了药。梅莹听说秀儿没生命危险时,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落地了。秀儿看到梅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精神也仿佛受到感染似的,好了许多。梅莹把脸扎进箱子里,欢快地说:宝贝儿,这些天你可要听话,啊,不能乱跑,要吃药。没事的,混蛋金鹏,这么狠的踢我们,把我们踢骨折了,没良心。狗闭起眼,在梅莹的絮叨中,睡着了似的,回家了。一连数日,梅莹都无微不至的照料着秀儿。秀儿的心情也一天一天的好起来。梅莹心里再等金鹏的电话,这些天她仔细的想了自己和金鹏的一切,她再等金鹏的决断,也是再等自己爱情的最终结果。梅莹清楚,自己和金鹏的一切,结束了。曾经编织的爱情之网,被撕开了。也许我们的所谓爱情根本就是不道德的,也许,金鹏只是把一个美丽的谎言,卖给了我。我却用这美丽谎言结成的绳索,死死的勒紧自己的青春,直到她干枯,死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悦榕湾社区网 ( 京ICP备16011637号  

GMT+8, 2018-10-17 06:37 , Processed in 0.05904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